凌云能够感觉的出来,叶清心虽然嘴上不说,但着实很喜欢他,那是一种长辈的疼爱,所以虽然两人是初次见面,但却对他有问必答,几乎是言无不尽。

  虽然叶清心还是刻意隐瞒了许多事情,但她没有说的那些事情,凌云要么自己能够猜到,要么就是叶清心担心凌云的实力不够,怕他会去冒险,所以才会不说。

  当然,对于凌云来说,他和叶清心是初次见面,但对于叶清心来说,这却是她第二次见凌云了。

  “你成长的很快,才短短二十天的时间,就已经进步到如此地步,很是让人震惊。”

  叶清心忽然笑着开口,改了话题。

  凌云身形忽然一滞,半晌凝立不动,他一下子就想到,二十天前,正是他在京城云蒙山山谷之中,跟孙陈联盟进行生死大战的那一夜。

  “呃……”

  凌云尝试着问道:“叶姨,八月三十一号晚上,我和孙陈联盟进行生死决战的时候,在天上观战的人是您啊?”

  叶清心欣然一笑:“不止是我,还有龙家家主,龙浩然。”

  “……”

  凌云直接就无语了。

  叶清心继续说道:“那一战确实很精彩,我和龙浩然从你战斗一开始就来了,我们在三千多米夜空,一直观战到你最后斩了那条吞下东洋忍者血肉,凝聚出真身的八岐大蛇,然后才离开的。”

  “呃,叶姨,龙浩然到底是什么境界?”

  凌云立即问了这个重要问题。

  “表面上看,是练气六层巅峰,但那是他刻意压制自身境界而已,已经很多年了,只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他的真正境界,至少也是在练气七层巅峰。而且真正实力远在龙浩乾之上。”

  “龙浩然心机极深,他的天资更是远在龙浩乾之上,只是身居家主之位,他故意藏拙,不愿意与他大哥争锋而已,龙家一共有三支,数他这一支最强,而且,龙家人很是心齐,不输你们凌家。”

  凌云听到这里,忍不住会心一笑,嘀咕道:“你们叶家还不是也一样。”

  对此,叶清心只是一笑置之,她笑道:“凡是能在华夏排得上号的大家族,族内其实都很心齐,偶有争斗,也大多都是正面竞争,否则的话,只是自己家族内部争斗就把家族实力消耗光了,还怎么去跟外人竞争?”

  凌云听得频频点头,因为感触太深了,凌家就因为一个凌震想要上位做家主,不惜把整个家族出卖,这才祸起萧墙,正好被外敌抓住把柄,大举攻入凌家,差点儿导致满门覆灭的。

  “不过,就算龙浩然再厉害,他机关算尽,也还是敌不过天道循环,凌家没有灭亡,现在你又带领凌家重新崛起,而且我看得出,你所修功法正好能够克制龙家,如今更是在连番抢夺龙家的气运,这也算是龙家的报应。”

  凌云不好意思挠了挠头,他干笑道:“嘿嘿,原来叶姨您都看出来了。”

  叶清心瞪了凌云一眼:“怎么看不出来?龙天放释放出来的强盛龙气,你都能随意吸收,而且你刚才连番重伤龙天放,故意不杀他,一直在偷偷收集他的鲜血,以为我看不到?”

  叶清心脸色一正:“所以,在不久的将来,你和龙家必将有一场生死大战,这关乎你们两族的气运,我估计叶清风依旧会选择坐山观虎斗,所以你要早做打算。”

  凌云笑了笑,意气风发说道:“多谢叶姨提醒,这些我明白的。”

  叶清心深深看了凌云一眼:“希望你是真明白,要知道,龙家可不只是龙浩然,龙浩乾,龙天行和龙天放这四个人,龙家的老一辈人物,可都在隐居潜修呢,那些人里面,还有极为恐怖的人物存在,你要小心谨慎才是。”

  凌云郑重点头,这一点他早已经想到了,因为当初华夏三大巅峰家族,这么多年以来,只有龙家在四十年前派出一批高手去了蓬莱之外,再无任何损耗,天长日久积累下来,底蕴不知道会有多么恐怖惊人,因此凌云绝对不会小觑龙家。

  “不说这些了,凌云你随我来。”

  说着话,叶清心身形一飘,就向着下方水面落去,凌云自然立即跟上。

  现在正是凌晨四点一刻左右,虽然鄱阳湖上方黑云已经全部散开,却已经是月落星沉,东方未晓,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时刻。

  叶清心带着凌云来到了鄱阳湖水面上方,就在老爷庙水域,然后停下。

  这个位置,恰好就是龙天放入水之处。

  叶清心美眸闪动,注视了这片水域半晌,忽然问道:“你刚才为什么没有入水追杀龙天放?”

  叶清心可不是叶天水,凌云立即老实作答:“我骑的那条红龙告诉我,这片水域凶险异常,连它都不敢入,因此我就放弃了。”

  “你做的很对。”

  叶清心赞许点了点头,然后脸色凝重道:“这片水域确实万分凶险,不出事便罢,万一出事,以你如今的实力,下去之后很有可能是有去无回。”

  “这么厉害?!”

  凌云听了骇然,他立即问道:“那龙天放下去岂不是九死一生?”

  叶清心摇了摇头:“未必,传言龙天放眉心之中封印着一条真龙的龙魂,真到了必死之境,那龙魂肯定会出来护主的。”

  凌云在无意当中又得到了龙天放的一个秘密,同时他也在心中暗笑,心说那自己下去肯定也不会有问题,自己身上能出来护主的东西多的都要数不过来了。

  “刚才天水那小子发坏,想要蛊惑你入水,你却把他丢入了水中,看来你也早已知道这片水域有问题了。”

  “这片水域,被鄱阳湖周边的人称为老爷庙水域,是因为那里……”

  叶清心忽然伸手一指鄱阳湖东岸,那里矗立着一座古老庙宇,建筑造型很奇特,竟呈现标准的三面立体形,三角形庙体的三个直角和平面锥相等,毫厘不差,这让人无论从哪个方向看过去,都仿佛是对着那座庙宇的正面一般。

  “想必你早就已经注意到了,那座造型奇特的古老庙宇,就是老爷庙,距今已经有一千多年历史。”

  “这片水域,被称为华夏的百慕大,也被鄱阳湖周围的人们称为鄱阳湖魔鬼三角。”

  “半个世纪以来,先后有百余艘船只在这里失踪,其中包括一条高度达四十米的东洋运输船,曾在这附近无声无息的失踪,船上两百多人无一幸免。”

  “你要知道,这附近水域水深不过二十米,却竟然能吞没一条高度四十米的船只,这意味着什么?”

  “而且,最诡异的是,那些船只出事的日子,无一例外都是天气很好,清空日丽,湖面也是风平浪静,夜晚也是皓月当空,繁星点点,然后那些船只到了这片水域莫名其妙就沉了,反而在天气不好的日子里,阴雨天或者大风天,却从未发生沉船事件……”

  “还有,沉船之后,不管人们如何打捞,却从未找到过船骸!”

  “因为天快亮了,其他的怪异之处我就不多说了,只跟你说两件事:第一,老爷庙所在的那座山,叫做落星山,跟他隔岸遥遥相对的是星山,根据史料记载,它们都是两千多年以前,一颗巨大的陨石坠落此地形成的。”

  “第二,四十年前,曾有人在鄱阳湖西部地区,目睹了一块呈圆盘状的发光体在天空游动,长达十多分钟之久。”

  造型奇特的古老庙宇,离奇的沉船事件,二十米水深吞没四十米高大船,船沉之后消失无踪,两千年前的天外陨石,以及四十年前的圆盘状发光体。凌云把叶清心告诉他的这些事情全部记在了心里,他觉得等将来自己境界到了,务必要亲自来这里探个究竟才行,否则必然会寝食难安。

  “根据蜀山记载,鄱阳湖,古时被称为彭蠡大泽,是跟齐鲁大地南端的云梦大泽齐名的地方。古时的彭蠡大泽如今已经消失了,据说那时它的主要范围,就是这老爷庙水域。”

  叶清心沉默一番之后,忽然再次提醒,然后她笑着看了凌云一眼,若有所思说道:“云梦泽,青丘山,乃是妖族圣地之一,你可知道?”

  凌云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因为他真的不知道。

  “你身边那只九尾天狐,现在还只是长出了四尾,血脉记忆还未曾全部开启,等她一旦出了六尾,青丘山会是她必去之地。”

  叶清心再次深深看了凌云一眼,她幽幽说道:“叶姨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不要小瞧华夏,华夏拥有五千年历史,只是莫名其妙断了传承,少了两千年,那找不到的两千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正是从三皇五帝开始,一直到夏商时期。”

  凌云心神巨震!

  因为他知道,叶清心说的少的两千年,乃是传说中的大夏朝!

  华夏五千年文明历史,商朝可考,但夏朝不可考,但毫无疑问,根据上古传说,那是一个辉煌的时代,是神仙满天飞,大巫遍地走,妖魔横行无忌惮的时代!

  也就是,末法时代之前!

  但别人不可考,凌云却可考,因为人皇笔在他眉心,地皇书在他丹田,那都是上古三皇使用之物!

  凌云心潮起伏:“叶姨,您忽然跟我说这么多,到底想要说什么?”

  他不傻,叶清心从老爷庙水域忽然提到了云梦泽,青丘山,三皇五帝,又提到了夏商时期,肯定意有所指。

  叶清心目光深深,注视着凌云,她明显是内心激烈挣扎了一番,不过最终还是幽幽一叹:“算了,不问你了。”

  “不过,叶姨有一件事却必须要告诉你,你母亲姓殷,那个殷可不只是她的姓。”

  “那是殷商的殷!”

  凌云再一次心神巨震!

  怪不得叶清心莫名其妙提起了夏商时期。

  “还有,你凌家同样也是来历不凡,但是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能靠你自己去慢慢考证。”

  凌云赶忙问道:“是跟昆仑有关吧?”

  叶清心先点头又摇头:“只能说多少有点儿关系,但关系并不大。”

  凌云彻底怔住。

  他现在已经知道,凌家祖辈来自一个叫做龙皇殿的地方,他本以为龙皇殿和昆仑有关,现在却听说没太大关系。

  那么,龙皇殿不在昆仑,又在哪里?

  叶清心忽然抬头看了看天色,蹙眉道:“可能是我太久没有跟人聊天了吧,竟然啰哩啰嗦又和你聊了这么多,眼看天都快亮了。”

  然后她不管凌云,而是望向远处夜空,对着两个依旧在争抢不休的侄子说道:“我说你们两个家伙闹够了没有?!”

  …………

  到这一章,咱们龙皇武神的大幕才算真正拉开了呢,我保证后面越来越精彩。

  通宵码完这一章,是因为今天全天都要赶路,晚上才能回到国内,怕没有时间更新,所以写出来上传。

  明天开始,每天三更!

  老步 或者直接搜索我的笔名“步征”,请添加关注讨论剧情,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