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神医院中灵气四溢,竟然更盛从前!

  原来,当初薛神医让凌云移栽到一号别墅的那些灵药灵草,不知何时竟然又种满了院子,虽然现在已经是深秋季节,却是长势茂盛,生机勃勃,又将这里变成了灵药园,一点儿都不输给一号别墅。

  凌云知道,这一切肯定都是苗小苗的功劳,她在一号别墅修炼至尊青帝诀,那些灵药已经不知道收获了多少茬,自然不缺乏灵药种子,反正薛神医的院子空着也是空着,还不如也一并种上。

  四把藤椅,一张黄花梨的古朴木桌,上面摆着上好的水果点心,还有一个茶盘,茶香袅袅,都已经在院中准备齐全,就在那棵石榴树下。

  薛神医的这棵石榴树,起码种下了十几年了,现在硕果累累,树上起码结了一百多颗大石榴,都已经完全成熟开裂,露出里面红通通的石榴籽,颗颗饱满,鲜艳欲滴,瞅一眼就觉得喜人。

  “不冷不热,咱们就不进屋了,就在这院中喝茶聊天如何?”

  薛神医引着大家来到了石榴树下,先招呼大家坐下,然后笑着说道。

  “爷爷,就四张椅子,你让我坐在哪儿啊?”

  薛美凝一看没了自己的座位,顿时嘟嘴表达不满。

  “没空招呼你,自己搬个座位去……”

  薛神医亲自给大家倒茶,根本不看薛美凝,只用一句话就给打发了。

  “爷爷你偏心!”

  薛美凝气的跺了跺脚,自己进屋搬椅子去了。

  “哎,这丫头真是被我给惯坏了……”

  薛神医这时候才瞟着薛美凝的背影,无奈摇头,不过却立即笑呵呵说道:“不过,这丫头却是既有眼光又有福气,在学校里随便一拽,就把凌云给我拽家里来了……”

  想起半年前第一次和凌云见面的场景,薛神医依旧历历在目,他一时竟有些唏嘘感叹。

  薛神医在孙女的力荐之下,才能够结交凌云,此后凌云一路逆天崛起,给他薛家带来的好处简直多的数不过来,而且一次比一次更加震撼人心!

  这得是多么大的机缘和运气?

  薛神医每想到此点的时候,除了说这是凝儿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之外,根本找不到更好的解释。

  “是凝儿的性格好。”

  凌云淡淡笑着说道,他从薛神医的手中要过茶壶,为薛神医和青鸟斟茶,心中也想起了薛美凝主动找到他的情景,心里倍觉温馨:“还有,是薛爷爷教育的好。”

  “哈哈哈哈……”

  凌云两句话就让薛神医乐的哈哈大笑,他看着凌云频频点头:“好小子,真是会说话,听着舒坦!”

  薛神医这一笑,惹得另外三人也同时都笑了起来,原本还略显拘谨的气氛被彻底打破了,院子里其乐融融。

  五个人闲聊一番之后,薛神医终于主动聊起了正事,他先看向青鸟,径直说道:“青鸟姑娘,我听说你很喜欢我这个孙女小苗,而且已经传授她不少东西,打算收她为徒?”

  青鸟正是为此而来的,因此笑着点头道:“薛伯伯,我正是这个意思。”

  苗小苗却是在一旁纠正:“爷爷,我不要只做青姨的徒弟,我还要做她的女儿呢。”

  “胡说八道!”

  谁知薛神医却皱眉,直接给拒绝了,他正色道:“你一个小娃娃懂得什么?你青姨现在正是青春年华,而且至今还没有婚嫁,现在怎么可以收义女?你就算真要做她的义女,那也要等她将来结婚之后才行。”

  “……”

  被薛神医这么一说,别说苗小苗,就连青鸟都有些傻眼,因为来此之前,她还真没有想过这些事。

  这跟两件事有关:其一,青鸟和苗小苗都是来自十万大山的苗疆,她们的风俗习惯自成一体,跟汉人差别很大,比如,年纪轻的苗人,都称呼族中年长的女人为阿母阿婆,不管是母亲伯母婶婶姑姨等等,称呼没有那么精确的划分。

  其二,青鸟今年虽然三十七岁了,可她自从十九岁之后,却是度过了浑浑噩噩的十八年,可以说是断档了,现在虽然已经被凌云彻底治好,可她的心态,还是停留在十八年前,也就是十九岁的时候。

  苗女纯情,喜爱就是喜爱,想到就做,根本就不会去考虑其他。

  但薛神医却不同,他研究中医五十多年,对汉族文化了解甚深,所以一听就感觉到了不妥,于是拒绝,并且当场说出了理由。

  “青鸟姑娘,老夫明白你的心意,也知道你喜爱小苗这丫头,虽说她也是从小在苗疆长大,但我薛正奇却是不折不扣的汉人。我们汉人有一些讲究,这些道理我该讲还是得讲。”

  “老夫提个建议,不如你们先做师徒,等将来你婚嫁之后,那时再收小苗为义女,到时候老夫绝不会阻拦,你看如何?”

  薛神医在跟青鸟商量,他说的很明白,并非拒绝,而是感觉不合适,毕竟青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如果一下子多了个义女出来,被人喊母亲的话,从汉人的礼仪角度来看,会感觉很别扭。

  凌云对青鸟狂使眼色,同时暗中传音道:“青姨,我觉得薛爷爷说的很对。”

  “呃……谢谢薛伯伯提醒,我听您的。”

  青鸟知道薛神医这一番说辞,其实是为了她好,因此立即打消了收苗小苗为义女的想法。

  苗小苗却是羞的满脸通红,把脑袋垂的很低,满头青丝洒落,挡住了她的脸庞。

  “小苗,还不赶紧敬茶拜师?”

  薛神医见青鸟认可了自己的建议,他趁热打铁,直接要求苗小苗拜师了。

  接下来,在薛神医的见证之下,苗小苗拜了青鸟为师,过程其实很简单,就是敬茶,然后跪地磕了三个头,就算完成了。

  “苗小苗,给哥哥也敬一杯茶!”

  等苗小苗完成拜师之后,凌云适时的冒了出来,要捡便宜了。

  “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苗小苗直接霸气回应,对凌云毫不客气。

  凌云:“……”

  薛神医和青鸟见状,两人都被他们给逗笑了。

  这件事办完之后,凌云很快又说起了另一件事,这是他这趟来的目的。

  “薛爷爷,我这趟过来,主要还是想跟您说说您体内忘情噬心蛊的事情。”

  这里没有外人,凌云无需避讳,他有话直说了:“我在清水市所呆时间不多,想必您也已经知道了,我接下来要去天山天剑宗救我母亲。”

  “在我想来,这趟去救我母亲,算上来回的时间,估计最多也不会超过半月时间。”

  “等我救回母亲之后,打算立即回清水市,然后咱们就直接去苗疆,把您和苗奶奶的事情彻底解决干净,您看如何?!”

  凌云三言两语说出了自己的计划,然后他不再说话,而是看着薛神医,等他做出决定。

  “呃……这个……会不会太快了一些?”

  说起苗凤凰,薛神医脸色有些尴尬,因为这是积压在他心头多年最大的心事,更是他的心病。

  毕竟,那忘情噬心蛊这么多年来,就蛰伏在他的心脏之中,时刻提醒他在苗疆还有个女人苗凤凰。

  这是真正的“心病”。

  “薛爷爷,这忘情噬心蛊可是在您心里都四十多年了,我觉得这一点儿都不算快。”

  凌云正色说道,他知道薛神医心里是在发憷,不敢面对苗凤凰。

  以凌云现在的实力,要从薛神医体内把这忘情噬心蛊直接取出,简直易如反掌,而且能保证薛神医不会出任何岔子,但是那样的话,远在苗疆的苗凤凰会遭受到恐怖反噬,恐怕连性命都会保不住。

  因此,要想完美解决此事的话,凌云还得和薛神医,苗小苗等人一起,他们得亲自去一趟苗疆,想办法让苗凤凰亲自收回蛊虫才行。

  “话确实是这么说,可是,可是我实在是无颜面对苗凤凰啊……”

  薛神医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他皱着眉说出了自己最大的忧虑。

  “呵呵,我就知道您是在担心这一点,不过,对于这个,您尽管放心就是,您不就是欠了苗奶奶四十年青春吗?等我们出发的时候,我送您一颗丹药,让您还给苗奶奶四十年青春就是!”

  薛神医顿时目瞪口呆:“四十年青春?!一颗丹药?”

  “对!”

  凌云灿烂一笑,言之凿凿,眼神里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他现在达到了练气五层巅峰境界,而且阴阳五行火大成,如果再次炼丹的话,有把握炼制出宝丹级别的驻颜丹,效果至少是现在的驻颜丹的一倍!

  “爷爷,凌云都这么说了,您还犹豫什么?!”

  苗小苗和薛美凝,见薛神医还在考虑,顿时都急坏了,姐妹俩同时开口催促埋怨。

  “好!”

  薛神医终于一咬牙,点头说道:“那就按照你说的办!”

  “耶!”

  苗小苗和薛美凝,一看薛神医终于点头答应了,两个人都高兴地跳起来欢呼。

  薛神医却是两眼湿润,感动的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站起身来,颤抖着嘴唇说道:“凌云,你这个天大的人情,可让老夫怎么还的起啊?”

  凌云赶忙起身,他扶着薛神医重新坐好,笑嘻嘻说道:“薛爷爷,都是一家人,什么人情还不还的?小事一桩而已!”

  一旁,苗小苗偷偷瞟着凌云,美眸中有无限神采,瞬间闪过。

  …………

  通宵第五更,白送的!

  月底最后两天了,真心呼唤月票,希望大家拿出月初的激情来,猛烈投月票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