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皇武神 第887章 男人的尊严

小说:龙皇武神 作者:步征 更新时间:2019-01-11 11:01:16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张灵自打从京城回来之后,就没有来找过凌云,也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凌云本来琢磨着,这小丫头是因为两人在飞机上的事情害羞了,所以不好意思来见他,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是张灵家里出事了!

  神识,虽然和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效果一样,可施展神识,是十分消耗真气的一件事情。

  凌云的神识虽然很凝练,也已经说得上是很强大,但他也不可能分秒不停的,一直放开自己最大的神识,笼罩着神识范围内的一切。

  他毕竟还是在练体期,还没有到炼气化神的地步,所以,他不可能把神识浪费在一些无关痛痒的地方。

  何况,午夜这个时间段,正是住在酒店里的那些寂寞的男旅客,和从外面带回房间的那些女人们,大战正酣的时候,凌云也没有兴趣用神识去欣赏他们在床上的各种丑态。

  好钢自然要用在刀刃上。

  因此,张灵的父母离婚,她跟孔秀茹说过,也刚刚跟曹珊珊和苗小苗说过,可当时凌云正在接受着同学们一波波的敬酒,他根本没有关注这里,所以不知道。

  凌云一愣,剑眉微皱:“离婚了,因为什么原因啊?这也太突然了吧?”

  张灵再次抽噎起来,泪如雨下:“我……我爸爸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他们,他们已经分居十年多了,直到两天前才办了离婚手续,他们……他们竟然瞒了我十年,呜呜呜……”

  张灵哭的很伤心,既是为自己的凄惨命运哭泣,也是为了自己那可怜的母亲哭泣。

  别说张灵,换谁谁也受不了,自己的父亲都跟别的女人在外面过在一起了,回到家里还跟没事儿人似的,和母亲在她的面前装作十分恩爱的样子,一瞒就是十年,张灵乍然从母亲口中听说了这件事,那还不觉得跟天塌了一样?

  凌云咧了咧嘴:“十年?!”

  十年,我那可怜的丈母娘是怎么熬过来的?冷不丁的,凌云脑子里竟然冒出这样的想法,他没见过梁凤琴,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梁凤仪的影子。

  “哼,如果让我见到了那个贱女人,我一定饶不了她!”

  张灵忽然停止了哭泣,红着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看她的样子,恨不得将那个抢走他父亲的女人千刀万剐。

  凌云心中暗叹,心说人和人实在是不一样。

  想想勾连城老板,人家是夜夜换新娘,可他的老婆根本连问都懒得问,非但如此,他老婆还在外面养着不知道多少个小白脸,各玩各的,只要俩人不离婚就爱咋咋地。

  再想想庄天德,也是在外面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养着一大堆,可他的老婆赵博敏呢?虽然心知肚明,却全部都忍了下来,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安心在家相夫教子,稳稳的坐着当家大妇的身份。

  而庄美凤也好,庄美娜也好,她们俩自然都知道她们的父亲在外面养别的女人,却似乎都默认了这一点,没有人为这件事争执,更不会为此伤心。

  这里面,有男人的经济和地位因素,也有女人的性格和想法因素,更有孩子的教育和见识,以及心理承受能力的因素……

  总之,面对同样的事情,每个人的看法和观念都各不相同,一言以蔽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凌云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对曹珊珊和苗小苗说道:“下面快要结束了,唐猛那家伙已经喝多了,你们两个下去帮忙处理一下,别让那些喝醉的男生闹事。”

  “哦,对了,你们出去的时候,让服务员送一桌饭菜到这个房间里来。”

  曹珊珊和苗小苗冰雪聪明,知道凌云要和张灵单独说话,她们对视了一眼,说了句张灵想开些,就先后走了出去。

  支走了这俩人,凌云的身体如弹簧般弹了起来,瞬间就来到了张灵的身边,一伸手,轻轻把她抱在了怀里。

  “别伤心了,还有我呢。”凌云小心翼翼的哄劝说道。

  孔秀茹,曹珊珊,苗小苗三个人,一个老师,一个闺蜜,一个同桌,可三个人加起来也不如一个凌云好使,张灵盼这个温暖的怀抱,可是盼了很久了。

  只是,钻进了凌云怀里,张灵的哭声非但没有停止,她心里一踏实,反而放声大哭起来。

  “你说,我爸爸怎么可以这样,我妈妈长得那么漂亮,赚的钱还比他多那么多,他凭什么不要我妈妈,反而跟着别的女人跑了?!我妈妈哪里对不起他了?!”

  凌云不说话,心里却想着,搞不好就是因为你妈妈赚的钱比你爸爸多,两个人才离得婚呢。

  女人太强,太优秀,就会给她的男人造成一种无形的压力,一旦这种压力长期积累起来,男人就会觉得失去了尊严,在家里抬不起头来,这时候,要是外面有别的女人一勾引,让男人长期的压力找到了宣泄口,就是妥妥的劈腿。

  因为,除非饥不择食,或者是人尽可夫的那种女人,极少有女人会去主动对比自己差的男人投怀送抱,男的在她身上,能够找回属于男人的尊严,只凭这一点,已经足以让梁凤琴婚姻不保了。

  有的男人也许希望自己的老婆比他强,让老婆养着自己,而且,这年头这样的男人还有不少。

  但凌云绝对不是其中之一,不管他身边有多少女人,他都要保证自己必须是最强的,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压他一头。

  就算真的冒出来那么一个,凌云也会拼命在最短的时间内超越她,维护属于自己的,男人的尊严!

  仅从这一点上来说,凌云多多少少还是能体谅张灵的父亲的。

  当然,张灵父母离婚,肯定还有许多别的乱七八糟的原因,但凌云已经不关注了,他是修真者,人世间的聚散离合,生离死别,他见得太多了,早已等闲视之。

  还是那句话,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

  张灵一个劲儿的哭,诉说着自己的伤心,凌云索性也不劝了,就抱着她静静的听着,任由她倾诉。

  有时候,静静的倾听,胜过千万句劝慰。

  有道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张灵今天晚上都把这件事情诉说了三次了,这次彻底哭出来之后,终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怀里的抽泣声渐渐微小,直至彻底停止,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寂静了一会儿之后,张灵幽幽的声音忽然响起:“凌云,你,你以后会不会因为这个看不起我?”

  凌云轻轻抚摸着张灵的头发,淡淡说道:“怎么会呢,你忘了,我从小,就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呢……”

  张灵一听,倏地一下就从凌云的怀里爬起来了,她痴痴的盯着凌云半晌,这才说道:“凌云,对不起……”

  凌云微微一笑:“没事,你哭也哭过了,以后可不许再为这件事伤心了,不管有多大的事情,我会陪你一起面对。”

  “恩!”对少女来说,没有什么比心爱的情郎温柔的话语更能抚平伤口的了,张灵使劲点头。

  凌云一指门口:“去开门,你的饭菜来了,好好的大吃一顿,然后再好好睡一觉,一切就都过去了。”

  门铃声响起,张灵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凌云的怀抱,过去打开了门。

  厨师还没有下班,饭菜都是现成的,很丰盛,四个热菜两个凉菜,还有一份浓汤,香飘满屋。

  “太多了,你陪我一起吃吧?”张灵满眼的期待。

  凌云苦笑:“我今晚吃太饱了,酒也喝足了,我看着你吃吧。”

  张灵从下午忙活到现在,晚饭没吃,也实在是饿坏了,直接开吃,狼吞虎咽。

  “你慢点儿吃,小心别噎着了,先喝口汤……”

  凌云看着张灵饿死鬼投胎的样子,就忍不住好笑,张灵就是这个性格,活泼直爽,哭笑都是一阵风,过去就是过去了。

  “凌云……我妈妈说,要见你呢……”张灵突然含糊不清的说道。

  “她知道了?”

  “早就知道了,我小姨是个叛徒,把咱俩堵在家里的那天,就跟我妈妈全说了!”

  凌云想起妖娆的梁凤仪,只能苦笑:“行,过了这两天,我就陪你回家一趟。”

  见凌云回答的这么干脆,张灵芳心窃喜,一颗心总算是踏实了下来。

  凌云一直看着张灵吃完饭,直到接到薛美凝的电话,才让张灵好好休息,留给张灵一个热吻,然后离开了张灵的房间。

  宴会已经结束,同学们都已经回房间了,三楼大厅里,只剩下十几名服务员在打扫房间。

  凌云直接去了四楼,剩下那些没有离去的人,都在这里。

  宁灵雨,秦冬雪,白仙儿,曹珊珊,薛美凝,苗小苗,龙舞,还有一个喝的酩酊大醉的唐猛。

  当然,阿兵和带来的十几名青龙小弟,也在另一个房间里,听候着凌云的吩咐。

  庄美娜回自己房间了,孔秀茹喝的有点儿多,她也没走,去张灵的房间陪她住下了。

  “我还要喝……来,干杯!”唐猛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浑身酒气,满嘴胡话。

  “喝个屁,阿兵,派几个人,送唐猛回家!”

  凌云微微皱眉,心说看来以后不能让唐猛喝太多酒,这小子酒量是有,但是喝大了没个人样,传出去了让人笑话。

  不过,这都快凌晨一点了,萦绕在凌云心头的那种不好的预感,一直都没有发生,这让他稍稍的宽心,觉得自己是不是草木皆兵了。RS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