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简安安三年多,这还是她第一次在陆如风面前哭。

  陆如风禁不住手慌脚乱了起来。

  “你先别哭……喂,我让你先别哭!”音量一提高,简安安被吓得肩头一抖,哭得更加厉害了。

  “呜呜呜……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他先说话不对,你别生气,对不起……”

  哭得陆如风心乱糟糟的,可没办法,大声吼效果适得其反,他只能抬手,僵硬的在她后背上拍了拍,柔声说道:“别哭了,我没有生气,听话,不许再哭。”

  简安安将脸埋在陆如风胸膛,哭得肩头一抽一抽的。

  并不是怕陆如风会生气不理自己,而是刚才推开门进来那一刻,心疼,很心疼落寞的他。

  哭了半个小时,人总算是止住了哭泣。

  陆如风将人拉到屋里沙发坐下,拿过毛巾给她擦着脸上的泪痕。

  见简安安眼红红的跟兔子似的,还止不住肩头一颤一颤,他无奈地说道:“都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知不知羞。”

  简安安低着头,没吭声,大概也是觉得不好意思。

  陆如风将毛巾放在了一旁,目光往下一扫,才看到她遍体鳞伤光着的脚,脸瞬间阴沉下来,厉声问道:“你鞋子呢?你不是三岁小孩,出门都不知道穿鞋子吗!”

  蹲下身体,将她脚放到膝盖上,脚底更是好处破皮和水泡。

  简安安下意识要将脚收回去,“别,脏……”

  脚裸被人一把抓住,脚放在他腿上。

  “别乱动,还嫌伤得不够重吗!简安安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水吗!”

  简安安小声的嘟囔着,“我当时没找到能打人的东西,就只能脱了高跟鞋……”

  一听这话,陆如风眉头皱的更紧了,“简安安,你还能能耐了,你还敢去打架!”

  “谁让那个老男人骂你,我的人,别人说一句都不可以!”简安安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陆如风目光禁不住渐渐柔和了下来,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脸红通通的,一个字都不敢再说。

  陆如风找出了医药箱给简安安处理好脚伤,“行了,这两天别碰水,跟经理请两天假,好好休息。”

  说起请假,简安安脸色瞬间变得不对劲,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苦笑道:“兴许不用请假,我们会被英和直接开除吧。”

  不过过了一个小时,蒋明义打了电话过来,说是了解事情真相,职责不在他们,让他们回去上班。

  陆如风帮简安安请了两天假,本来自己想请假,她死活不让,只能由她去。

  ……

  简安安宿舍,陆如风买了午饭回来给她。

  她一边吃一边盯着时间看,“你快回去上班,别迟到了。”

  无奈,陆如风想起下午有客户约了要看房,只能叮嘱了两句,起身离开。

  陆如风回到售楼处,同期的实习生立即凑上前,低声说道:“如风,你打电话谈下的客户来了,好像来头很大,开的车可是劳斯莱斯。”

  陆如风没多大反应,微微颔首,整理了一下衣服,前往接待室。

  陆如风低着头推开门。

  “先生,你好,我是之前和你约好的陆如风,在电话说好的是坐南向西的户型,我等下可以带你去……”

  陆如风一抬眸,话截然而止,俊脸冷得几乎能掉下冰渣子。

  “陆国豪,你过来做什么!”

  陆国豪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眼眸微眯看向陆如风,“你们对待自己客户就是直呼其名的?”

  陆如风眸光更冷,刚想准备转身离开,身后陆国豪说道:“坐下,现在我只是你的客户,你工作上也带上私人情绪吗?”

  陆如风脚步顿住,到底还是年轻,激不得。

  隐忍的咬了咬牙,在陆国豪对面坐下,拿出相关房子信息,自顾自的给他念。

  念完了,他问道:“先生,你满意吗?满意可以到外面办手续,不满意请你另寻他家。”

  陆国豪也不绕弯子了,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说一件事,陆氏和简氏有合作,为了让两家企业关系更加紧密,我决定让你和简安安订婚!”

  陆如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瞳孔一缩,站起来,将手中的资料砸在了陆国豪的面前。

  “陆国豪,我跟你没有一点关系,少管我的事!”

  陆国豪眉头微蹙,“你喜欢简安安,和她订婚不是一举两得吗?”

  陆如风咬紧牙关,冷冷地说道:“我陆如风的婚姻绝对不会牵扯上任何一点利益,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陆如风摔门而去。

  陆国豪在屋里坐了许久,出来的时候,还是买了一套房子再离开。

  从英和地产出来,秘书拉开了车门,让陆国豪弯腰坐进去,车缓缓朝陆氏集团开去。

  路上,秘书疑惑不解地问了一句,“董事长,你为什么一定要和简氏联姻,明明不用联姻,和简氏的合作也一样很好。”

  陆国豪没有回答,在车上闭眼养神,秘书只好讪讪的闭了嘴。

  陆国豪心中一直认为,简安安会是一个能改变陆如风的人,从调查中南大的三年来看,她就无时无刻在让陆如风改变。

  从一个根本连学校都不回的人,在最后竟然能每一次考试都保持在前五,可想而知。

  ……

  陆如风径直的回到了简安安的宿舍。

  一开门,一把将她抱入怀中,抱得紧紧的。

  简安安一怔,随即担忧地问道:“如风?你怎么还没下班就过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

  陆如风一声不吭,将头抵在她肩头上。

  简安安也不问,手轻轻的扶着他宽阔的后背,无声的安慰着陆如风,虽然不懂他到底在隐忍些什么,可她真的很心疼,恨不得他所有的难受都由她来承担。

  片刻,陆如风慢慢松开了简安安。

  漆黑的眼睛紧盯着她,神情十分认真,一字一顿地说道:“安安,答应我一件事,永远都不要让我们之间扯上任何利益关系。”

  简安安不明所以眨了眨清澈大眼睛,“为什么?”

  “别问,答应我,好不好?”

  见陆如风很认真的表情,简安安仔细想了想,虽然想不出个所以然,但还是重重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