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个演员,以前是个模特,要说不让别人看……

  是不是也太晚了。

  厉曜自然知道她这笑是什么意思。

  他自己何尝不觉得自己啥呢?

  但,就是看不得乔念这样得意。

  伸手掐着她的脸颊,使劲儿拧了拧,蹙着眉,声音里带着几分凌厉与警告:“你还敢笑?”

  不说还好,一说,乔念就又想笑了:“我为什么不能笑呢?”

  本来就不切实际。

  更可笑的是,这样不切实际的事情,居然能从厉曜嘴里说出来。

  乔念一时间都有些迷茫了。

  真不知道是要怀疑这个世界,还是要怀疑自己的耳朵除了什么问题,听错了。

  但,这话的确就是从厉曜嘴里说出来的,且,每一个字都十分清楚。

  而她越笑,厉曜就越生气,拧着她脸颊的力道也就越发重。

  然而乔念就是那种,弄疼了她,她必然是要狠狠的还以颜色的。

  啪的一声,抬手便在厉曜手背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厉曜清隽的眉心不由自主的拧了拧,下意识的松开手。

  乔念拧着眉,横了他一眼:“早就被人看光了,藏得住吗你?”

  不知不觉的,她竟然也开始陪着厉曜幼稚起来了。

  厉曜嘴角敛着笑,伸手将她揽在怀里,漫不经心的低声笑着,低头在她耳畔上吻了吻,才又道:“那以后就只准给我一个人看?”

  乔念无语了:“你是想要我从此以后不工作,在家里给你当金丝雀吗?”

  自然。

  他当然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

  “如果你愿意的话?”

  想来,曾经的纪北也是这么想的。

  否则不可能那么长时间以来,外界连纪家还有乔念这么一号人存在都不知道。

  他还是有些嫉妒纪北。

  可以在那么早的时候就遇到了她。

  同时,也觉得现在没什么不好的。

  不过,如果那个时候站在乔念身边的是他,他一定不会让后面的事情发横。

  甚至连那些一开始的事情,也不会发生。

  但,乔念是不愿意的。

  “你想的美!”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或者是纪北,她都是不愿意的。

  她从来都是这样一个性子啊,不接受别人给她安排好的一切,有想法,有打算,也知道自己一直以来想要的是什么。

  所以她是乔念。

  所以,才会如此的让自己欲罢不能。

  只是人都是有私心的,或者说,在一定程下,都更喜欢跟比自己弱的人接触,因为这样可以更好的将之后的事情掌握在自己手里。

  或许乔念也是这么想的。

  她也希望他能不那么强大一些。

  又或者说,在她眼里,他从来都不是个强大的人?

  然而,当这个念头从脑海里跳出来时,厉曜自己都不由得怔了怔。

  他好像……

  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一层呢?

  选择人做交易,尤其还是跟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她就算再厉害,又能有几分成功的把握?

  难道,那时候的乔念,就从来没想过失败吗?

  又或者说,她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弱点?

  一时间,再低头看这个被他抱在怀里,小心呵护的至宝……

  厉曜一时间都有些不敢面对了。

  不过,仔细想了想。

  好像这个时候再去纠结那些有的没有的,似乎也没什么意思。

  乔念倒是一切如旧。

  靠在厉曜怀里一会儿,随即又伸手去摸索刚不知道被厉曜丢到哪儿的手机。

  然后找到了之后,打开看了看,瞬间一脸无语。

  “这都什么啊!”

  厉曜默默的,依旧环着她的腰肢,只不过在想别的事情。

  忽然听见乔念这么一声,不禁蹙着眉抬头看了眼:“怎么了?”

  乔念狠狠的剜了他一眼:“都是你干的好事!”

  厉曜:“……”半信半疑的伸手将她才拿到手里没多久的手机就着她的手拉过来看了一眼。

  乔念也不说话,只是跟刚才一样,一脸怨念的盯着他。

  厉曜拿到眼前看了一眼,也不禁笑了。

  原来是他刚跟乔念争抢手机,但却不小心碰点到了‘发送’,不过在那之前,也别到了别,删除键啊,还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符号。

  所以消息发出去后,原本排好版的文案信息,已经全然变得面目全非了。

  “呵!”

  厉曜看到,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乔念白了她一眼:“还笑呢!”

  这要是发了之后秒删,或许还没那么多的事情,但现在已经发上去差不多半个小时了,早就全网皆知了。

  搞的一个个的,都跑到她微博下面留言。

  乔御:“脸滚键盘?”

  江垣:“也不一定,可能是跪在键盘上了!”

  褚熙:“说清楚了,谁跪的!”

  褚瑞:“关你屁事!”自然, 这一条是回褚熙的。

  一向乔念微博下面总是能聚集各种男神,所以,信息量总是大到爆炸。

  所以,到了这时候,发的是什么已经完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下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沙雕留言。

  然而,还是有人在意的点跟他们不一样。

  何然:“难道就我一个人注意到这条信息来自手机客户端吗?(小声哔哔……

  上面的都是一群大佬,一个都惹不起。

  所以,大佬们的反射弧也许都是这么奇怪的呢!

  厉曜还在看,乔念手腕被她攥着,怎么都不舒服,最后干脆背靠在他怀里,两个人一起看。

  反正下面说什么的都有。

  搞得《绯闻天后》的官博都出来凑热闹了:老板说了,不好好配合宣传的演员要扣工资的!

  厉曜:“我没说过。”

  也不知道厉曜怎么想的,私底下跟乔念开玩笑就算了,居然还真就跑到官博下面回复:没说过。

  然后吃瓜群众就开始了:官博你要完!

  官博走好,不送。

  官博一连发了好几个大哭的表情。

  最后连纪北都炸出来了。

  自然,他也是一向跟厉曜对着干。

  厉曜说没说过,他自然就:我说过。

  搞得整整一天,微博上都是关于厉曜,纪北,以及乔念的话题。

  乔念也是无语。

  眼看着事情热度降不下去,就打算着删掉微博重新发一条,只是刚要做,便被厉曜阻止了。

  乔念蹙着眉,满脸不解:“干嘛?”

  对此,厉曜也不隐瞒:“你知道现在删除重发,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乔念忍不住笑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听纪北的!而我这个正派老公说的话,一点用都没有!”

  乔念:“……”

  的确。

  他跟纪北。

  一个说没关系,一个说有关系,就是典型的站在了对立面。

  而删除重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因为乔念下意识的以为这条微博发的的确有问题。

  但,他确确实实就是有问题啊!

  这原本就跟谁是什么立场,没关系的啊?

  然而,厉曜就是觉得有关系,而且,还把这其中利害关系,说的极其严重。

  “你是我老婆,但如果那么做了,别人就会觉得我的话在你这里是不重要的,更严重的,甚至还会有人说你到现在都跟纪北一条心!”

  乔念:“……”彻底无语了。

  然而渐渐的,厉曜语气里却颇有几分循循善诱的味道:“反正他们叫你发的你也已经发了,宣传目的达到了不就好了?”

  呵呵!

  岂止是达到了,简直好的一塌糊涂。

  归根结底,厉曜是个生意人。

  在某些事情上,他的思路与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相较于过程,他更在乎的,显然是结果。

  更何况这个过程,还是与自己那么息息相关的。

  所以,自然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乔念按照纪北的思路来。

  “不能删,你要是删了……”

  厉曜下意识的想要威胁她,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威胁。

  倒是给乔念捡了个空子:“然后呢!要是删了你要怎么样啊?”

  厉曜:“……”

  他一向算是能言善辩的,且这件事情,主导权一直是在他手里的,但现在……

  删了他要怎么样?

  他还能怎么样!

  还不是由着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只是刚才明显把话说的太重了,一点后路都没给自己留。

  那到时候……他可真就丢人丢大了呢!

  所以啊,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得逞了。

  “你听不听我的话?”

  “……”本来也不是多听的吗!他又不是不知道!

  但,眼见着他自己把自己逼到无路可走的地步,也挺好笑的,所以,就故意跟他作对:“我要是不听呢?”

  厉曜:“……”

  三两几句话,被她给气得胃疼。

  深吸一口气,稍稍冷静了下。

  没办法,自己招的,可不得受着吗!

  然而,他不好过,也绝对不可能让乔念太好过了!

  侧身将她压在身下,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

  顷刻间,乔念便不敢嚣张了。

  缩了缩脖子,尽可能的避开他的视线。

  厉曜原本的确不想再难为她的。

  但看着她现在这个样子……

  怎么感觉就是吃不够呢!

  凑过去,低头噙、住她的嘴唇,辗转反侧的亲吻着,好一会儿才放开。

  乔念被他弄得透不过气,好不容易有个喘息的机会,便顾不得其他的了。

  等他发现厉曜变本加厉想要阻拦的时候,已经晚的不能再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