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念没应。

  厉曜看向纪北的时候眼里噙着一抹沉郁的清冷:“需要我提醒你什么吗纪总?”

  纪北冷笑着:“跟我还需要装模作样的吗?还是她跟谁在一起都不重要,只要晚上陪你睡就行了?”

  只是他话才刚说完,左边脸颊便重重的挨了一拳,纪北狼狈的退后两步。

  李孜跟唐潜两人拦着厉曜,乔颜还是心疼的纪北的,只不过,他从不需要。

  秦疏朗半靠在走廊的墙壁上冷眼旁观,莫昇早已经没了劝阻的兴趣,在他看来,纪北这是活该。

  纪北推开乔颜,伸手摸了摸嘴角沁出的血丝,也不在意厉曜对他做什么,转头看了一眼乔念的方向,然后直接朝她走过去。

  他从秦疏朗面前路过,秦疏朗眼眸沉了沉,片刻后起身跟了过去。

  站在褚熙身边的乔念紧握着双手,指甲刺破手心的皮肤,咬牙切齿的强忍着。

  褚熙盯着乔念看了一会儿,回头看了一眼朝他们走过来的纪北,稍有些犹豫,不过下一刻,直接抓起乔念的手腕,拉着她朝外面跑。

  纪北没想到乔念会跑,他想去追,但却被秦疏朗拽着衣领狠狠的抵在墙壁上。

  看着他,秦疏朗咬牙切齿的道:“纪北,你他妈要跟我姐订婚了你知道吗!”

  纪北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冷笑着推开他:“我这辈子,最想娶得人就是你姐,还没看出来吗?”他说完便直接追出去了。

  褚熙拉着乔念一直跑回拍摄片场他停车的地方,打开车门让乔念上车,看着已经追到马路对面的纪北被过路的车子拦着,立刻关了车门去到驾驶室,立刻开车离开。

  另一边的乔颜一直不停的哭,无声而绝望,莫昇靠着墙壁从口袋里摸出香烟跟打火机点燃,把烟跟打火机放回口袋里的之后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乔念的号码。

  只是视线瞥到正在打电话的厉曜,也没打出去。

  乔念不接厉曜的电话。

  李孜留了乔念的号码,他见厉曜打了好几个没打通,也用自己的号码打了一下,乔念依旧没接。

  莫昇垂眸,轻笑一声,按了下乔念的号码打过去,乔念接通了之后他把手机放到耳边,转身朝另一边,边走边说:“就这么跑了,饭也不吃了吗?”

  褚熙也不知道朝哪儿开,上了主干道就一直往前开。

  乔念的手机不停响,不过她都没接。

  褚熙悄悄的看了一眼,厉曜连着打了好几个,其次是导演李孜的,现在正在通话的他没看见。

  跟乔念,莫昇一如既往的随意自在,从不顾及。

  乔念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半天才道:“我还没强悍到那种地步,闹成这样,如果是你,你吃得下去吗?”

  “他们闹他们的,你吃你的,何必跟自己过不去?”莫昇轻笑着,好像刚才的一切,是个很好笑的笑话一样。

  厉曜靠墙站着,还在试着打乔念的手机,一开始是不接,现在确实在通话中。

  他转头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莫昇,回想着他刚才的话,也很快明白过来了,乔念接了莫昇的电话。

  莫昇也不在乎他身后的人,边走边随口问着:“下午的戏还过来拍吗?要不要帮你请假。”

  “不用了,我出去透透气,一会儿回去。”乔念眼眸低垂,平静的应了一句。

  对此,莫昇也不意外,走到走廊尽头,出去站在花坛边上的垃圾桶旁边,弹掉烟灰,轻笑着道:“刚那个人看着眼熟,挺像褚瑞的,所以……”

  乔念钻头看了看驾驶位的褚熙,笑了笑:“褚瑞的弟弟。”

  “他弟弟?”莫昇有些吃惊:“禁止探班,为什么他弟弟会在剧组?”

  “你不是也在剧组吗?许你特权不许别人有吗?”乔念笑着回了一句。

  她需要有人陪她说话,静下心来总是会想到那些不愿意想起的事情。

  莫昇:“我是你们艺术顾问,在剧组是正常,不是特权。”

  乔念沉默着。

  莫昇笑着:“你不知道也正常,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那么多,你也没心情去管这些事情。”说着,莫昇看了一眼还在原本那地方的厉曜。

  通话中,莫昇总能听见乔念那边有电话打入的声音,但很快就被挂断了,看着厉曜拿着手机在打电话的样子,莫昇收回视线,继续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乔念闲聊。

  李孜跟唐潜站在厉曜身边看着他不停的给乔念打电话,好一会儿才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跟纪北一样追出去,现在在这儿着急有什么用?”

  厉曜看着打过去的电话再一次被挂断,继续打,顺带着回了一句:“她疯够了自然会回来,我去追,她只会跑的更远。”

  就像,乔念签好了离婚协议书一声不吭的走,关于乔念,各式各样的信息,行程记录,他都有,但他却没去找她,不过问,完全不限制。

  “那你现在一直给她打电话又是什么意思,你等着她回来不就行了吗?”唐潜舒了一口气,毫不留情的揭穿。

  李孜跟唐潜并不知道纪北跟乔念的关系,但他们都不是傻子,刚开的事情足以让他们明白一切事情。

  面对唐潜的质问,厉曜沉默着,什么话也不说。

  秦疏朗把乔颜拉到旁边,不知道在说什么,说完之后就带她去了宴会厅。

  整个剧组那么多人,他们不进去,人就得一直等着,怎么看都有些不对,李孜见厉曜不说话,也没再多说,也跟着进去了。

  他们爱吃不吃,剧组那么多人都陪着饿肚子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唐潜不能不管厉曜,所以就没跟着进去。

  厉曜没再给乔念打电话了,可收了手机又觉得不甘心,尤其是看着莫昇站在外面讲电话的样子。

  唐潜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莫昇,然后转向看着厉曜笑着调侃道:“所以现在,乔念接别人电话不接你电话,也是值得生气的?”

  厉曜没回答。

  唐潜还想说什么,但从另一边换了衣服回来的褚瑞看到厉曜跟唐潜靠走廊站着,犹豫了下走过去:“在这儿站着干嘛?不吃饭吗?“

  厉曜没说话,唐潜多问了一句:“知道刚里面发生了什么吗?带走乔念的人你认识吗?”褚瑞是在乔念两个人出来之后离开的,厉曜他们可能没注意,唐潜是看见了的。

  褚瑞看了一眼厉曜,犹豫了下道:“那人啊,我弟弟,至于发生了什么,一句两句的讲不清楚。”

  唐潜听到他弟弟这三个字之后后面的就他妈没听进去了:“我说你弟什么毛病?”

  “所以,不带走乔念,看着她在里面跟秦璇打起来?戏才刚开拍,闹这么大一新闻,好看?”

  “卧凑什么情况?”

  唐潜整个人都震惊了。

  厉曜这才抬眼看了褚瑞一眼,懒懒道:“为什么不能看着她跟人打起来?就算是你跟她动手,乔念也丝毫不虚,秦璇算个什么玩意?”

  唐潜:“……”

  褚瑞:“……”

  所以,像厉曜这种层面的人,逻辑都这么彪悍的吗?

  褚瑞他们或许会担心绯闻八卦之类的,厉曜什么时候怕过?

  他不想叫人看到的,媒体敢提一个字吗?

  褚瑞盯着厉曜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笑:“所以,今天这出都是你做的?为了讨好乔念?”

  厉曜眉心拧了拧,显然不明白她说这话什么意思。

  褚瑞笑容里透着几分嘲讽:“所以,追一女孩子,追的智商都没了?就那么着急给乔念拉仇恨?你这是准备捧她还是毁了她?”

  不仅厉曜没动,唐潜也没懂。

  褚瑞还想说什么,厉曜冷着脸,直接转身走了。

  唐潜拍了拍褚瑞的肩膀,看了一眼厉曜的方向:“你觉得,厉曜这状态,对乔念只是捧?”

  褚瑞眉心微微拧着:“否则呢?”

  “人家摆明认真了,是乔小姐心思不好捉摸,他现在,那是被虐的不要不要的。”

  “噗!这话我怎么那么不信?”

  “爱信不信。”唐潜抱着肩膀站在醋瑞身边,而莫昇挂了乔念的电话从外面进来。

  莫昇自然也看见他们了,象征性的打了声招呼,直接进宴会厅了。

  见褚瑞没动静,唐潜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赶紧的,给你弟打电话啊!”

  唐潜说这话时候,褚瑞已经在打了,但,褚熙没接,再打,关机了。

  “搞毛啊!”褚瑞忍不住说了句脏话。

  而这时候,纪北从外面回来,看见褚瑞就直接问:“给褚熙打电话,他把乔念带哪儿去了?”

  唐潜悻悻的摸了摸鼻子。

  跟江垣聊起厉曜跟乔念的时候,江垣总说厉曜疯了,但现在见识了纪北这一出,唐潜觉得真正疯了的人是纪北。

  然而,纪北跟褚瑞说话,褚瑞头也没抬,冷笑道:“劳驾问一句,纪总您跟乔念什么关系?褚熙把她带哪儿去,至于您这么着急上火吗?”

  唐潜扯了扯嘴角。

  褚瑞啊,还说厉曜追女孩子追的智商都没了,其实,感觉他们两个人也差不了多少。

  纪北与褚瑞僵持着,谁也没说话。

  褚瑞又试着打了下褚熙的手机,那边传来的依旧是机械女声的提示音。

  纪北听着,也没在纠缠,直接转身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